彩票平台

  • <tr id='t5Ku7q'><strong id='t5Ku7q'></strong><small id='t5Ku7q'></small><button id='t5Ku7q'></button><li id='t5Ku7q'><noscript id='t5Ku7q'><big id='t5Ku7q'></big><dt id='t5Ku7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5Ku7q'><option id='t5Ku7q'><table id='t5Ku7q'><blockquote id='t5Ku7q'><tbody id='t5Ku7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t5Ku7q'></u><kbd id='t5Ku7q'><kbd id='t5Ku7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t5Ku7q'><strong id='t5Ku7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t5Ku7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t5Ku7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t5Ku7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t5Ku7q'><em id='t5Ku7q'></em><td id='t5Ku7q'><div id='t5Ku7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5Ku7q'><big id='t5Ku7q'><big id='t5Ku7q'></big><legend id='t5Ku7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t5Ku7q'><div id='t5Ku7q'><ins id='t5Ku7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t5Ku7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t5Ku7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t5Ku7q'><q id='t5Ku7q'><noscript id='t5Ku7q'></noscript><dt id='t5Ku7q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t5Ku7q'><i id='t5Ku7q'></i>
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館員風采

                館員風采

                韓美林和他的銀川藝術館

                99℃到沸點的最後1度

    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寧夏日報作者:
  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9-10-14
                字號:/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在這裏除了打卡藝術館別致的建築、欣賞韓美林先生的海量巨作之外,還能感受紮染、蠟染、卡紙畫、手雕燈等趣味創作,我們對賀蘭山巖畫、中華文化有了更深的領悟。”10月12日,在寧夏銀川韓美林藝術館剛剛完成一幅“韓美林藝術掐絲畫”的銀川市民陳彬說。近期,銀川韓美林藝術館將“非遺+創意美術”“傳統工藝+韓美林藝術”等以“每日一課”的方式向公眾開放,受到眾多遊客好評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銀川韓美林藝術館承擔著‘中國文藝誌願者服務基地’的職能,公教活動涉及多個領域、覆蓋多個年齡段,通過互動體驗加強藝術館與公眾之間的溝通交流,更好地傳播文化、服務大眾。”銀川韓美林藝術館宣教部部長張旭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在生命中的某些時刻,人們會被某種力量深深震撼,從而有所領悟,甚至如獲新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,韓美林第一次來到賀蘭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走入層巒疊嶂的賀蘭山脈深處,站在山口東麓溝谷兩側巖石間古拙蒼勁的賀蘭山巖畫前,仿佛一道電流貫穿身體,韓美林激動得說不出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伸出手,臨空描摹那些人物、動物、狩獵、祭祀的圖像……那一刻,仿佛穿越了千年時光,“面對那麽多古巖畫,突然感覺,我走了半輩子,直到50多歲才找到藝術的家。”韓美林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學了巖畫之後,我就在想怎麽把它和我們中國古老的文化結合在一起,來到了賀蘭山,我的藝術之路起了轉折。”韓美林說:“就像一鍋開水,只有過了99攝氏度才會開。而從99攝氏度到沸點的最後1度,則是巖畫給予我的巨大啟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韓美林與銀川結緣,在他青年時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學畢業的韓美林感到困頓、迷茫之時,是一些巖畫為他打開了思路,幫他找到了藝術的突破口,賀蘭山巖畫首當其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實地探訪了賀蘭山巖畫之後,韓美林更加堅信了與巖畫的不解之緣。此後數年間,韓美林多次進入賀蘭山探尋巖畫之美,重返歷史現場,做了各種研究與解讀,架起一座藝術之橋,讓遠古與現代隔空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,懷著對賀蘭山的深厚情誼,韓美林將其創作的千余件藝術精品捐贈給銀川市政府。為了收藏、陳列這些珍貴的藝術作品,銀川市政府決定在賀蘭山巖畫遺址景區內興建一座藝術館,銀川韓美林藝術館於焉而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銀川韓美林藝術館位於賀蘭山巖畫遺址景區的出口處,它的出現,不僅充實整體景區遊覽的體驗節奏,更像是給略微疲憊的參觀者精心準備的落腳驛站。這裏是景區參觀流線的終點,也是回味傳統與當代藝術互動交流的起點,遊客可以盡情欣賞感受幾千年前的歷史、藝術、自然同現代精神的交融與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依托這座藝術館,韓美林對賀蘭山巖畫進行了全面的當代解讀和藝術詮釋,展現遠古文明與現代智慧的傳承與激蕩,為賀蘭山巖畫打開了一道更加生動鮮活的新時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蒼穹之間,銀川韓美林藝術館宛如一環至美瓔珞,與古老的巖畫一起,隱伏於巍峨的賀蘭山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銀川韓美林藝術館是繼杭州韓美林藝術館、北京韓美林藝術館之後,韓美林在國內建立的第三座以陳列展示個人作品為主的藝術館。這三座展館面積之大,展出作品之多,涉及藝術門類之廣,被業界稱為當代中外藝術家中的“世界之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座藝術館,如同韓美林與夫人周建萍的三個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,韓美林進行心臟急診搭橋手術,此事對他們夫婦觸動很大。假如手術出現意外,數千件作品該如何處置?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問題,在韓美林康復後,周建萍問過多次。“我不走‘市場’。我的每一件作品都不重樣,賣了就少了一種風格,我想將作品留給後人做研究。”每一次,韓美林都堅定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完整地將作品留給後人?以韓美林的創作態勢,除了建館別無它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數年精心籌備,在多方力量的支持下,2005年10月,韓美林杭州藝術館建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建萍是杭州人,韓美林杭州藝術館的誕生與她有直接關系。人們驚嘆於這對伉儷把人間的姻緣轉化為藝術的姻緣。這座藝術館,規模之宏大,藝術之燦爛,讓人們感到震撼。著名作家馮驥才在致辭中說:“這裏像敦煌,是一個人的敦煌。它的美為杭州的人文增加了含金量,也給蘇杭的文化增加了新的人文內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08年,韓美林北京藝術館建成。韓美林在發言時哭著說:“祖國培養了我,我應該回報祖國,現在我腦子裏有太多的東西想表現出來,可是我太忙了,我太懶了,不能靜心創作……”在這種場所說這些話顯示出韓美林是個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,這就是真實的韓美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韓美林從沒懈怠過。他勤學苦練,將自己5000余件心血力作捐給國家,這印證了他經常說的那句話:“祖國培養了我,我的作品只有還給人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,在北京館兩周年之際,韓美林夫妻決定孕育第三個“孩子”——銀川韓美林藝術館。當地政府高度重視該項目,同意在賀蘭山巖畫保護區建立藝術館,對他們提出的唯一要求是:讓藝術館與山體融為一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對巍巍賀蘭山,建築應以何種姿態介入到這片雄壯而原始的自然環境之中,並最終塑造出一個專屬於這片土地的空間場所?

                  夕陽下,韓美林久久凝望著賀蘭山,思索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古老的巖畫激發韓美林的藝術靈感,亦給予設計團隊最大啟示:這座藝術館像巖畫遺跡一般,既表達人類的智慧,又與大自然融為一體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的設計靈感,源於對賀蘭山蒼茫雄壯的感動,以及對當地居民因地制宜建造房屋方式的傳承。”銀川韓美林藝術館設計團隊總監、三磊設計總裁張華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走入藝術館,似乎能聽到現代藝術與大自然在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你會看到,建築的外形和構造完全與賀蘭山融為一體,整體嵌入場地,空間錯落有致。規矩方正的主展廳與更開放、空間更豐富的互動展區有機結合,並在多元化空間中引入日光與山景,空間功能與空間形態的完美結合。藝術館外墻面裝飾毛石,均就地取材於賀蘭山區域,是目前銀川市最高的外裝毛石砌築建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銀川館5年的建設中,韓美林夫婦對銀川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他們和員工們都愛上了賀蘭山,愛上了山上的一草一木,愛上了山間跳躍的巖羊、漫山遍野的花草、朔風裏的陽春白雪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問周建萍,在全國三個藝術館中,哪個館最當代?哪個館的作品最能代表韓美林的當今水平?

                  周建萍不假思索地說:“銀川藝術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  經過5年多的精心籌備,銀川韓美林藝術館於2015年12月21日正式開館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日,中外300名嘉賓飛抵銀川,冒著零下10攝氏度的寒冷共同見證第三座韓美林藝術館在賀蘭山下落地生根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開幕儀式進行到1000幅作品的捐贈環節時,韓美林緩緩上臺,他轉過身,面朝賀蘭山,深深鞠躬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凝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秒鐘沈默後,現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。人們知道,韓美林在感謝祖先留給世人如此燦爛的文化遺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著名學者余秋雨在發言中說:“這三座韓美林藝術館,就熱鬧程度來說,在杭州、在北京的會熱鬧一些,那兒人多,經濟也發達,但是在哲學意義上,我認為銀川韓美林藝術館更深刻……人們在說起韓美林現象的時候,有很多解不開的謎,這個謎在賀蘭山找到了答案,這是一個重要的標識。韓美林是飽嘗苦難的人,但在韓美林的作品裏,看不到任何災難的痕跡,看到的是一片歡悅、一片愛心,一片天真……我們從賀蘭山巖畫裏找到了答案,原來他在這兒讀懂了人之為人的根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個韓美林,三地藝術館”在中國大地上成為現實。西北人民在欣賞韓美林巨量作品的同時,亦可盡情感受歷史、藝術、自然與當代精神的交融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走入銀川韓美林藝術館,人們被深深震撼。這座地景般的建築,在天、地、山、人之間達成精神的連接,與雄壯的山體相比,以恰當的尺度、體量和線條表達出人的存在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厚重質樸的《巖畫牛》、極具民俗風味的《孺牛圖》、氣勢恢宏的《長馬卷》、散發濃濃親情的《母與子》……這裏陳列著韓美林數以千計的以巖畫為題材的繪畫、書法、雕塑、陶瓷、染織等各個門類的藝術精品,令人嘆為觀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世界五大古文字,只有漢字還處於青春豆蔻之年,我的藝術就是這麽來的。我在這些古文字中,包括巖畫,沒有抄襲和照搬,我吸收的是他們的精神、靈魂和藝術形式,其中我加進了色彩。這一筆一墨,華夏魂魄都在我的心中揮灑遊走。我的藝術裏,寫著我對中華民族的執著與灑脫!”韓美林激動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  1949年,12歲的韓美林參軍,一身戎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部隊裏的軍裝是成人尺寸的,韓美林卻迫不及待地換上,挽起袖子和褲腿就跟上萬春圃司令當起了通訊員。跟著萬司令,吃得飽、見世面,小兵韓美林高興極了,有一次一口氣吞了7個包子,撐得3天沒爬起來;個子小扛槍跑不動,萬司令就一把拎他上馬,這個小兵第一次感到一股神氣勁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萬司令看出韓美林喜歡畫畫,就把他調到烈士修塔委員會,在那兒,韓美林得以與雕塑和油畫結緣。從此,韓美林唱著“我是一個兵”,開啟了自己的藝術人生,軍人堅毅的品質深深融入韓美林的血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後,韓美林當過小學美術教師,考入中國美術學院,也經歷過一些生活的波折,但他始終堅持繪畫,非凡的藝術才能一天天爆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時光走到2019年,韓美林在藝術之路已然砥礪前行70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眸過往,韓美林笑稱“彈指一揮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少小從軍的經歷,鍛造出韓美林永不服輸的品質。如今,雖已82歲高齡,仍老驥伏櫪、壯心不改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10月,韓美林在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被授予“和平藝術家”稱號,成為中國美術界獲此殊榮的第一人。之後,他向杭州再次捐贈了500件力作,為銀川捐贈了1000件巖畫相關的藝術精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‘和平藝術家’這個稱號對我來說,最主要的是賦予了我更重的文化擔當……民族文化是我們的根,是我們的魂,無論身處怎樣的時代背景,無論從事怎樣的藝術形式,都不能忘了這個根,丟了這個魂。”韓美林動情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在銀川韓美林藝術館,韓美林說:“榮譽和羞辱,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。無論是羞辱來臨、榮譽光臨,都應該淡然處之,要淡定。作為一個藝術家,作品是我唯一的生命形態。對民族有沒有深情,對傳統文化有沒有溫情,對人民有沒有感情,這才是檢驗我們藝術家、文化人有沒有擔當,有沒有生命價值的根本標準。”(記者 張慈麗 文/圖)

                國務院乐游彩票

                主任:王仲偉
                副主任:王衛民趙冰張彥通

                中央文史研究館

                館長:袁行霈 館長致辭
                副館長:馮遠

                參事 館員 特約研究員

                所屬單位

                ?